最新動態

【端傳媒】剩男剩女救星?他帶你修煉愛情

端傳媒】剩男剩女救星?他帶你修煉愛情
撰文: 特約撰稿人 Yuri 端傳媒實習記者 鄭麗芳  | 發佈日期: 2017-1-6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06-hongkong-lovecoaching/


每到深夜,鄭家駿的手機就要被女客戶輪番轟炸,大城市的戀愛難題造就了他的職業:愛情教練。她們為什麼向他求教?他又如何經營自己的生意?

每到深夜,鄭家駿的手機就要被女客戶輪番轟炸。

單身女性跟他傾訴自己的孤單,說下班後只能一個人聽電台打發時間,被家人催婚又找不到結婚對像;女客戶約他出來吃飯,講述自己年輕時過於挑剔,如今前男友都已經結婚,自己還是孑然一身,講到動情處,哭了起來。

今年38歲的鄭家駿,職業是愛情教練。「這是一份充滿了負能量的工作。」鄭家駿對記者宣稱,他的客戶絕大多數是30歲以上的香港未婚女性,自認難以找到穩定的戀愛關係。

在通俗說法裏,這群女性被稱為「剩女」,剩女現象近年來席捲北京、上海、香港等大都會。根據香港統計處2015年資料,撇除外籍家庭傭工,香港每1000名女性只有931名男性,女多男少的現象特別顯著。

而對於鄭家駿而言,這個大城市的戀愛難題造就了一個相當可觀的市場:愛情教練。具體來說,他的工作是:「幫助剩女們建立一個積極的戀愛心態,找出自己的問題,制定合理的擇偶目標,甚至通過催眠來回溯童年,找出可能對自己感情觀產生的影響。」

總計15小時的愛情培訓課程,鄭家駿收費4800港元,不過他說,「自己賺得並不多」。事實上,他還有另一份工作:保險推銷員。他在香港和內地尋找保險客戶,久而久之,一些女客戶也成了他愛情課的學員。

愛情教練,情感導師,兩性關係顧問……伴隨着剩女現象,各種五花八門的職業在香港應運而生,對許多憂心忡忡的女性來說,請一個愛情教練,就像買一份人生意外保險一樣:不管有沒有用,總是讓人更加安心。

為剩女培訓「合理的擇偶標準」

「要相信緣分,但更要主動尋找緣分。」在旺角一家商業大廈裏,鄭家駿微笑着對台下一眾學員說。

他一身黑色西裝,頭髮梳得貼服整齊,此刻正在佐敦一家商業中心裏進行他的「愛情工作坊」。台下的學員,絕大多數是年過三十的香港女性,個個側耳傾聽,偶爾甚至有中國內地的女生慕名而來。而男學員通常更少,職業大多是IT和工程。

今年32歲的Stephanie就是鄭家駿的女客戶之一。她偶爾聽了鄭家駿的一個講座後覺得頗受啟發,繼而報名參加愛情輔導班,正式「接受培訓」。

Stephanie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做過鋼琴老師,現在本地一家大銀行做客戶經理,年薪五十萬。種種疊加起來,她還是步入了剩女大軍,距離上一段穩定的感情已有六年之久。

不久前,她剛結束一段短暫的戀情。她在微信上認識了一位中醫,年紀比她小兩歲,已經自己經營一家診所,事業有成,外形又靚仔,Stephanie很快傾心。

一日兩人去行山,行到高處有點口渴,準備用八達通買礦泉水,每瓶10元,拍卡時中醫對她說:「你付一瓶水的錢就行了。」

「我當場有想哭的衝動。」Stephanie苦笑道,從此稱這個中醫作「10蚊男」。

某日,Stephanie說自己的上司脾氣太大,工作太累,想換一家銀行工作,中醫急急問:「那轉過去還會有買樓優惠嗎?」

三個月後,兩人分手。這樣兩三個月的「散拖」(短暫交往),過往六年Stephanie經歷了九段,她始終感覺自己找不到真愛,單身的壓力圍繞着Stephanie。

「如果拿導航很久都找不到路的話,我們會懷疑是不是導航有問題,但是如果自己不斷跌入錯誤的感情,我們就不會去懷疑是不是擇偶標準,或者女生喜歡用的『有feel』出現問題。」愛情工作坊上,鄭家駿一開場便強調,他的核心工作是幫剩女建立「合理」的擇偶標準。

很多女人都覺得跟自己買對鞋,買件衣服就是愛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才是愛自己。

愛情教練鄭家駿教育女客戶要「愛自己」

首先,鄭家駿讓Stephanie審視一下,「自己的擇偶標準是否合理」。他說,在Stephanie所有的「散拖」中,地產老闆、富二代、中醫,全部都是她第一眼喜歡的「聰明人」。

鄭家駿和Stephanie一起回顧童年,發現她從小就喜歡會讀書的男生,長大也只喜歡聰明的「成功人士」。鄭家駿分析說,Stephanie總是被一些「成功人士的假象」快速吸引,迅速進入戀情,但是很快又發現對方沒自己想得那麼好,不停Pass。

「很多女人都覺得跟自己買對鞋,買件衣服就是愛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才是愛自己。」鄭家駿教育Stephanie,要「真正愛自己」,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後,放下一些擇偶的執念,再以平和的姿態看周圍的男生,才能夠找到合適的對象,也比較容易維繫戀情。

這些道理似乎人人都懂,問題是如何做到?Stephanie也說不清楚,到底鄭家駿的什麼訓練讓自己有所改變,但是輔導班偶爾一兩句話,比如說,「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才能更好的包容別人」,讓她突然感覺打開了心結。

從剩男的搭訕教主到剩女的愛情教練

最初入行時,鄭家駿並不是充當剩女的愛情導師,而是香港剩男的「搭訕教主」。他說自己受父親遺傳,「天生一把口」。

「從15歲到現在,最多的時候有13個女朋友,只有一個月沒有拍過拖,因為那個月自己想靜一下。」在愛情工作坊上,鄭家駿總是這樣描述自己。

2008年開始,鄭家駿在一個學生的家裏開班,一班十來個男生,「全部都是宅男」;五年後,2013年,他出了第一本有關男士如何談戀愛的書。

一對情侶在尖沙咀海旁談情。
一對情侶在尖沙咀海旁談情。攝:盧翊銘/端傳媒

這位搭訕教主教導,去書店要比在地鐵裏搭訕成功機率大很多,要給自己定一個目標,一周去兩次,一次搭訕兩到三個,不要害怕失敗;和女生約會,開場不要「查家底」;用反問的方式更加好,會激起對方的好奇和反駁慾,例如:「你平常是不是很喜歡做運動?」

肢體語言同樣重要,鄭家駿說很多宅男的一個通病就是不敢正視女生,眼睛躲躲閃閃:「他們覺得如果自己不看對方,對方就看不到自己。」

不過不久後,他開始感覺只是培訓搭訕「很幼稚」:「搭訕可以讓男生迅速認識心儀的女孩,但是卻維繫不了一段真的感情。」並且,當時他開始意識到剩女這個更為龐大的人群,決定主打剩女市場,主力在心態而不是技巧上幫助剩女們獲得穩定感情。

32歲的阿May在衞生署做文職,她求助於鄭家駿,希望能醫治自己的「心病」。

阿May承認,自己在感情中喜歡不斷push對方。和異性發訊息如果對方沒有及時回覆,隔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要WhatsApp轟炸,「為什麼不回我?」;第一次約會後如果對方再也沒有聯繫,阿May也要發訊息質問「為何沒有再約我出來?」

鄭家駿說,自己為May進行了催眠治療,一次催眠兩個半小時,收費1600港元。催眠中,鄭家駿將May帶回小學,發現她從小被家人push:一放學回家,奶奶就開始對她進行轟炸:擺好鞋子,放下書包,洗手,做作業,做不好就要被罵。

「受家人影響,May也習慣了push別人。」鄭家駿說,他讓May試試練習,每次發訊息之前設想一下如果收到訊息的人是你,你要怎麼回答。

經過一系列的培訓,阿May自己說「幾有成效」,她說,自己學會了「適可而止」。

女性標籤嚴重:乖乖女轉眼變中女

現時在香港,愛情教練這一職業沒有任何註冊機制,從業人數無從考證,質素參差不齊。不少市面上的愛情導師,均靠社交網絡上的自我宣傳招徠顧客,收費不等,大家各出奇招:有的主力為客戶增進個人形象,有的主打聊天技巧,更多的和鄭家駿一樣,結合心態輔導和技巧培訓。

2013年出書之後,鄭家駿在香港報讀了一系列課程: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整合靈性心理學領導執行師;心理治療技巧的應用與實踐證書;催眠治療師執照等。

但這些課程到底學什麽?報讀課程後是否等同可以提供專業輔導?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負責對教育及培訓機構、課程營辦者提供職業資歷評審,在回覆端傳媒查詢時表示,除了副學位及學士學位課程以外,其他專業課程的評審均為自願性質,由主辦者自行決定,目前為止並未收到與該行業機構有關的評審申請。

儘管如此,鄭家駿的客戶依然絡繹不絕,更收到不少婚介公司的合作邀請。而對於競爭激烈的婚介行業而言,像鄭家駿一類的愛情教練是一項可以打響招牌的「增值服務」。

在鄭家駿合作的婚介公司中,只要願意花錢,他們可以提供化妝顧問、造型顧問、玄學顧問、愛情教練、餐桌文化禮儀顧問等五位導師一起上陣,幫剩男剩女們進行一次「大改造」。

中學時對女性的要求,就是要『乖』、『不要失身』、『不要胡亂談戀愛』,我們的主流教育都是說這些,但到了你30歲,已經是『中女』,你沒什麼機會,快點報一些班學一學吧…… 社會對女性的標籤太嚴重。

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馬穎兒

不過,這一切是否真的可以解決都市男女的戀愛甚至婚姻難題?

長期關注香港性別議題的新婦女協進會則認為,「剩女現象」的出現,根源是社會對女性的標籤化非常嚴重。

「中學時對女性的要求,就是要『乖』、『不要失身』、『不要胡亂談戀愛』,我們的主流教育都是說這些,但到了你30歲,已經是『中女』,你沒什麼機會,快點報一些班學一學吧,不然過了30歲就沒什麼人要。」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馬穎兒對端傳媒表示:「男士30歲反而更吃香,社會對女性的標籤太嚴重。」

馬穎兒認為,要改善這個問題,首先基礎教育的觀念要開始改變,學校可以多進行情感教育,從更小的時候——而不是30歲才開始,教育男女「如何去談一場健康的戀愛」。

馬穎兒表示,由於沒有親自了解愛情培訓課的內容,難以判斷其成效,不過她強調:強行去挖開一個人戀愛上的傷疤,甚至進行催眠,未必健康。她進一步建議,女性可以跳出框框,解放自己:「如果你問我們,我們覺得過了30歲就着急找對象是一種畸型的狀態,為甚麼不能單身?」

但相比單身,鄭家駿的女客戶們依然更傾向努力於尋找合適的另一半。在接受採訪後第二天,Stephanie去了遊艇派對。當天她特意穿了一件橙色泳衣,因為愛情工作坊上告誡她說:「男人會首先被顏色,Shape吸引之後才看臉。」

而在上海,一家醫療美容公司正在積極跟鄭家駿談合作,希望鄭家駿可以和她們的客人開設愛情培訓。據這家醫療美容公司介紹,許多女客戶「打針打得停不下來」,非常缺乏安全感,感情常常不順利,十分需要指導。

在忙完自己手上的工作後,鄭家駿準備馬上奔赴上海,開展他的愛情培訓業務。對於和美容院的合作,鄭家駿十分看好:「那裏的女人,又有錢,又有問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