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April 2022

財政預算案對不同性別會有不同影響?

2022 年 04 月 29 日

一個沒有性別角度的財政預算案,由於未有從性別數據審視社會上的性別分工、資源分配、未有將無償勞動納入統計數據中,令女性難以突破結構上的歧視,繼續處於不利的環境,加劇性別不平等。 例子一:退休保障 強積金戶口只是受僱人士才有,自僱人士及沒有受薪的勞動人士,如照顧者,則不被保障。 [...]

香港有推行性別預算嗎?

2022 年 04 月 25 日

香港政府在1996年引入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並在2001年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簡稱婦委會),成為推動性別主流化及性別預算的主要機制。可是,婦委會沒有足夠的權力和資源,實際性質近諮詢架構,難以影響政府政策。同時,婦委會委員任命準則不透明,委員中缺乏性別課題專家,亦未能包括不同處境的婦女代表。 至今,香港政府在性別預算方面仍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香港政府即使在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全面落實性別主流化,但沒有清晰的計劃或增加撥款,在分配和運用公共財政上依然欠缺性別角度。 [...]

有國家及地區推行性別預算嗎?

2022 年 04 月 22 日

澳洲聯邦政府是第一個推行性別預算的國家,早在1985年已開始在中央及地方層面實行性別預算工作。而英國與瑞典都陸續在1995年推行性別預算。 到了二十一世紀,由於聯合國婦女基金、大英國協秘書處及北歐部長理事會的積極推動,在2006年時,已有六十多個國家實行性別預算機制,包括加拿大、挪威、南非、烏干達等地。當中,瑞典及挪威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會包含一份性別預算的附件,附件詳列財政資源及政策分配對不同性別的影響。 [...]

性別預算(gender budgeting)是什麼?

2022 年 04 月 19 日

「性別預算」是其中一種實行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簡稱GM)的方式。 GM是指政在落實政策前,需要評估政策在各領域和層次,可能對男女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即「性別統計數據」、「性別分析」及「性別影響評估」),然後調配資源(即「性別預算」——例如︰增撥人手加快立法、開展專案、增撥資源給特定服務範疇),使兩性的受惠程度盡量一致,以達致性別平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