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素青

2022 年 05 月 24 日

一個人的信仰與非主流的性傾向,是否必然有矛盾?在甚麼時候,給予人力量的信仰,卻會同時帶來痛苦壓迫,而非平安及喜樂? 素青自幼就讀於教會學校,從小聽著聖經的故事及道理長大,青少年期「順理成章」地受洗成為信徒。但自從她十幾歲時離開香港後,心中雖自認為信徒,行為上卻成了「游離派」,不再上教會、看聖經,只是偶爾在心中祈禱。 [...]

「大專院校反性騷擾政策檢視清單(2020/21)研究報告」自資院校回應率大增 反映院校普遍重視防治性騷擾政策制訂

2022 年 05 月 24 日

新婦女協進會(婦進)今天(2022年5月24日(星期二))公布 「大專院校反性騷擾政策檢視清單(2020/21)研究報告」結果。八大院校整體達標率平均值為78.2%;與2017/18年的調查79.2%相比輕微下降;自資院校回應率上升,整體達標率亦由2017/18年度的49.2%上升至54%。 是項研究獲平等機會委員會「2020/21 [...]

《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墨雪

2022 年 05 月 23 日

當我們天真地以為大多數人都依循一生一世、一夫一妻這種異性戀家庭模式時,能否面對很多人均有不止一段親密關係這個事實? 墨雪從小就個性獨立、喜愛自由,父親也曾著意培養她的獨立性,從她才是六歲的小小人兒,給家人留個字條便獨自跑去泳池嬉水的往事中可見一斑。 [...]

《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藍藍

2022 年 05 月 21 日

藍藍是一個爽朗的高中女生,跟新相識的人,總可以很快打開話匣子。才十多歲,用不盡的是青春,但跟她聊起來的話,會發現她活潑之餘,在對話間流露出超越她年紀的成熟。這也許是因為她愛關心社會問題,亦有可能跟父母在她很小就離異有關,環境使人成熟。 [...]

《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皓明

2022 年 05 月 19 日

皓明相信自己是個幸運的人,打小時候至今,從成長、求學、到工作,人生都算得上順利,生活也基本上快樂。香港社會對待非主流性傾向人士算不上開明包容,他雖為同性戀者,卻活得自在,從內心至外在生活均沒甚麼包袱。 初中的時候,皓明曾有過一個「小女朋友」,他視之為自己的puppy [...]

《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珊桐

2022 年 05 月 17 日

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 我們把六名不同性傾向人士的訪談內容,整理成她或他的真實故事,希望向大家呈現:在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愛情「典範」以外,人其實還可以選擇「非主流」的戀愛關係。而第一位故事主人翁則是珊桐...... [...]

序《敢情——六個異色小故事》

2022 年 05 月 16 日

揭開這本小書,讀著六個感情小故事,你會發現:故事主人有平凡淡然者;有期盼未來的;有人長伴如影;有追求多元的;有曾經痛苦的;亦有人活得自在。但她或他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嘗試活出真正的自己,為生命塗上色彩─因此,我們以六種不同的顏色給故事主人命名。 [...]

媽媽的模樣?

2022 年 05 月 08 日

如果要你畫媽媽,你會怎樣畫?可能畫一個長頭髮的人,表示她是一名女士?再畫上圍裙,以示她料理家務?甚至再加上鑊鏟﹑掃把或環保袋,去凸顯她照顧者的身份? 但媽媽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和身份,她們可以是家庭照顧者,可以是職場強人,可以是時尚達人,可以是運動健將,她們亦同時能有多過一個的面向,每位母親都有自己的獨特性。 [...]

疫情下的勞動節.女性面對的困境

2022 年 05 月 01 日

今年的勞動節仍然在疫情中渡過,不少女性勞工在學校停課﹑安老服務暫停及傳統家庭崗位影響下,因各種原因辭去工作,成為全職的家庭照顧者,即使仍然保持雙職照顧者的身份,在下班後仍要應付倍增的繁瑣家居防疫清潔工作及在物資短缺的情況下四出搜購或輪候。 [...]

財政預算案對不同性別會有不同影響?

2022 年 04 月 29 日

一個沒有性別角度的財政預算案,由於未有從性別數據審視社會上的性別分工、資源分配、未有將無償勞動納入統計數據中,令女性難以突破結構上的歧視,繼續處於不利的環境,加劇性別不平等。 例子一:退休保障 強積金戶口只是受僱人士才有,自僱人士及沒有受薪的勞動人士,如照顧者,則不被保障。 [...]

香港有推行性別預算嗎?

2022 年 04 月 25 日

香港政府在1996年引入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並在2001年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簡稱婦委會),成為推動性別主流化及性別預算的主要機制。可是,婦委會沒有足夠的權力和資源,實際性質近諮詢架構,難以影響政府政策。同時,婦委會委員任命準則不透明,委員中缺乏性別課題專家,亦未能包括不同處境的婦女代表。 至今,香港政府在性別預算方面仍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香港政府即使在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全面落實性別主流化,但沒有清晰的計劃或增加撥款,在分配和運用公共財政上依然欠缺性別角度。 [...]

有國家及地區推行性別預算嗎?

2022 年 04 月 22 日

澳洲聯邦政府是第一個推行性別預算的國家,早在1985年已開始在中央及地方層面實行性別預算工作。而英國與瑞典都陸續在1995年推行性別預算。 到了二十一世紀,由於聯合國婦女基金、大英國協秘書處及北歐部長理事會的積極推動,在2006年時,已有六十多個國家實行性別預算機制,包括加拿大、挪威、南非、烏干達等地。當中,瑞典及挪威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會包含一份性別預算的附件,附件詳列財政資源及政策分配對不同性別的影響。 [...]

性別預算(gender budgeting)是什麼?

2022 年 04 月 19 日

「性別預算」是其中一種實行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簡稱GM)的方式。 GM是指政在落實政策前,需要評估政策在各領域和層次,可能對男女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即「性別統計數據」、「性別分析」及「性別影響評估」),然後調配資源(即「性別預算」——例如︰增撥人手加快立法、開展專案、增撥資源給特定服務範疇),使兩性的受惠程度盡量一致,以達致性別平等。 [...]

遇到性騷擾時,你可以怎麼做?

2022 年 03 月 31 日

如果你是目擊者,你可以… 走上前詢問引起眾人的注意安撫受害者協助舉報有需要時作證 如果有同事告訴你,自己遭到性騷擾,你可以… 表示關心,認同對方的感受肯定無論對方做了什麼或不做什麼,都不應該被騷擾/冒犯保持一個安全及沒有批判的環境與態度行動協助,例如記錄事件經過、尋求支援 **請不要… 問太多問題 (你不是調查案件) 比太多意見 [...]

什麼是僱主轉承責任?

2022 年 03 月 29 日

僱主轉承責任是指,如果僱主未有提供足夠的預防性騷擾措施,僱員作出的性騷擾行為則形同僱由主作出,僱主須為此等行為負上法律責任。除非僱主已採取切實可行的步驟(take reasonably practicable steps)去防止此等性騷擾行為,才可提出免責辯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