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評《她非它》—物化女性的兇手?

編按︰以下文章為本年度在婦進實習的同學,看畢影片《她非它》之後的評論習作。同學花了很多時間完成的,請各位細讀啦。

作者︰Anne Wong

社交平台發展迅速,尤其年輕一代更常於互聯網或其他傳播途徑接收訊息及發表意見,但很多時各人只會盲目接收訊息內容,甚少加以批判思考,當傳媒不斷散播同樣訊息時,人們會潛移默化認同該訊息。當中物化女性的訊息相當多,故此《她非它》選擇批判傳媒對女性作出負面形象描寫及物化為題材,是理解得到的,可是,影片的表現手法不見得可以令人積極反思這個問題。

《她非它》的傳媒批

《她非它》希望傳媒可以給予女性正面的形象,不跟所謂的準則評價女性。我記得片中提到Facebook—社交平台的出現,令所有人都有能力和機會成為傳媒,在網絡上對其他人作出評價或批評;當《她非它》主張傳媒維護女性的正面形象時,我想問一下,到底怎樣才是正面和負面的形象? 誰來定義正面和負面呢? 是主流大眾嗎? 是否社會主流大眾感到負面的形象描寫,就不能被寫?  沒錯,我同意有時候一些中性的形容詞,例如「肥胖」﹑「瘦削」等描述字眼本來就不帶貶意,後來因為傳媒不斷的重覆描述或負面地使用這些字去形容女性,才使人們的價值觀受到傳媒影響,潛而默化認為這些是負面形容詞。

但為什麼人們會接受這些價值觀呢?

社會信息傳播的模式就是: 傳媒向社會大眾重覆散播某種訊息,人們接收,並漸漸認同這些訊息,然後訊息被投射到不同領域上,如商業市場﹑各種傳媒媒介等,使到再次加強人們去認同這樣訊息,最後形成某套所謂的標準,再由傳媒散播到社會大眾。這個不斷的循環,令到現實中物化女性和對女性的性別定型更加深化和刻板化。

在此,我想說明一點的是,傳媒未必是做成物化及深化女性性別定型的罪魁禍首。

第一,人們於現這個資訊泛濫的年代無間斷接收資訊,未必有時間或意識去分析當中的錯與對,最後長久以來就認同這些價值觀(如影片所述:「瘦才是美」);第二,雖然新聞/討論價值和商業考慮都是令傳媒產品出現性別定型﹑物化女性的原因;如果利用平鋪直敘的手法去做娛樂新聞/廣告,吸引力和討論價值將會降低,因為沒有任何特別。 例如新聞報道香港小姐的參賽者時不加以負面或誇張失實地評頭品足,就不能吸引觀眾/讀者收看。所以,某程度上傳媒不斷重覆使用的報道手法會令讀者以為這些就是所謂的標準。但如果人們自己帶有批判思考的眼睛去看待傳媒所寫,選擇不去認同它們,又會不會有更多人提出「物化」女性或反對傳媒的表達手法呢? 只有傳媒單向地不斷散播所謂的負面訊息(對女性形象的批評,或物化女性的表現手法),是不能成功的。傳媒能夠成功「引領」大眾主流價值觀其實主要有賴觀眾的盲目接收和欠缺批判思考所致,我們並不能一味譴責傳媒,也需要自我反省!

《她非它》帶出的自我物化現象

《她非它》於影片中指責傳媒所塑造的女性價值及審美觀時,同時斥責男性受傳媒的影響之下,將女性性化和物化女性手法,這點是可以清楚看見的。但我認為,影片亦有播出及描述女性會自我物化的行為,卻沒有直接指出這是自我物化的現象,而自我物化似乎是《她非它》於片段中關於「美的標準」的部份中不斷強調的東西,所以我會討論一下影片如何帶出自我物化(Self-Objectification)的現象。

社會上的審美觀不斷推陳出新,服飾潮流或外貌儀容隨時因某個傳媒的鼓吹或散播而成為當下美的指標。以「瘦才是美」為例,女性接收到這些信息後,將之內化成為「正常美」的標準,這些所謂美的標準影響女性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女性進行自我監控(self-monitoring)自己以期望做到該標準,當做不到這些標準(例如身形比標準肥胖的達不到瘦削的標準),她們就會感到羞恥(Body Shaming),從而不斷進行節食減肥,造成自我物化。《她非它》訪問鄭欣宜(Joyce Cheng)有關其早前曾接受一連串減肥,期望自己身型的改變能有助自己建立更正面的形象的事例,帶出傳媒曾不斷利用負面字眼批評女性的身材,令她們忙於減肥致身心疲累,卻仍不能得到傳媒和大眾的認同。欣宜為了達到瘦才是美的標準,努力減肥,也是一種自我物化的表現,如欣宜自己所說,減肥是一種為了取悅別人,而不是為了自己開心的表現。於我而言,這種自我物化的行為帶來比較負面的結果,彷彿令自己跌進物化的深淵,因為逼自己去迎合某種價值觀,卻得不到任何滿足感或開心的感覺,自我物化似乎是負面的字詞。

無可否認,傳媒在各個媒體,如廣告﹑社交平台等訂下所謂美的準則,甚至性化/物化女性,令她們疲於驅使自己符合那些標準。但是對某些女性來說,傳媒加強女性的性別定型,例如女性一定要符合某套審美標準,如「高」﹑「瘦」﹑「白」等等,反而能增加那些所謂符合這樣準則的女性的自信心和優越感。因為有人將這些標準套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做到別人眼中的美,可以是一種享受的過程。沒錯,這是一種歪曲道理的說法,不是說這樣沒有問題,而是為什麼要一面倒的反對或批判傳媒認為負面的女性形象? 難道因為如片中所說,只有5%的女性能做到現時主流的美,所以就衍生所謂傳媒於不同平台上對女性形象的負面批評? 在物化女性的議題上也如是,物化不一定是負面批評女性被當成非人的工具,同時亦可成為女性獲得支持﹑正面形象的來源。很多女性也自願被物化,比如近幾年香港網絡世界多了很多自稱/被稱為「女神」/「娘娘」的女人,大部份都是年輕貌美,通常較符合主流審美觀,她們的共通點是同樣在不同的社交平台或媒體上有很多「追隨者」(Followers)或支持者。她們會上載自己的生活照至社交平台「呃Like」,無用置疑,這是物化女性的表現,可是與《她非它》表達的物化不盡相同,這種物化的形式是「自我物化」。 「Like」數愈多的女性,理論上應該感覺愈優越,甚至滿足。

被物化的女性—只是一個描述女性被視作客體的形容詞,不同的人有不同解讀方式,並非《她非它》片中一面倒地指責物化是負面的。或者可以這樣說,從概念上推,物化是不好的﹑是負面的,因為它無視人們的自主性。但是,當實際上女性自主地進行自我物化,自身感覺又良好的時候,我們還需要指責傳媒的做法嗎? 物化和非物化,其實只在乎當事人的自我價值判斷,當然被自己/他人物化的女性反而沉醉其中,享受被物化,可以是一套扭曲了的價值觀,但這些所謂正面和負面,其實相當主觀。誰定義「物化」就一定是負面的呢? 又是主流大眾嗎? 那麼這與傳媒認同和去「討好」主流價值觀有何分別? 我認為我們不需要﹑亦不能夠批評這些女性從正面的角度看待物化。只是,自我物化後,女性面對這個「虛疑的自己」,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到底尚在自己手中,還是大眾人的手中,仍是要深思的問題。

《她非它》未能成功貼題

第一,《她非它》比較傾向一竹篙打一船人,出現對男性和女性另一種定型和批評。首先,《她非它》講述男性物化女性的實例很少,只透過一個色情上癮的男生說女性被物化成洩慾的工具,似是將所有看過色情資訊的男性統一定型為一定會對女性作出性暴力﹑性侵犯﹑或性騷擾的人,並責怪這些男性。現實中,肯定非所有男性都會對女性有相關行為,再者該男生未必純粹因為性化女性而接觸女性,《她非它》忽略男性本身或者有問題的可能性,這樣不正常的行為未必是受傳媒影響所做成;再者,前文亦述說女人亦會物化女人,故不能掛除女性同樣會性化女性的可能,影片沒有嘗試對此有任何解說。相反,而影片給我的感覺卻是,可能該男生本身有偷拍女性的腳部僻好,只是《她非它》主要極端討論男性性化女性,才將觀眾的視線移至這方面;即使該男生真的因為接觸多了色情資訊而對產生性化女性的思想,《她非它》所用的數據或例子數目也太少,亦無說明有多少男生因此原因而性化女性,如果從單一例子就判定男性會因傳媒散播訊息而性化女性,未免有點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感覺。如果是批判整個傳媒生態,導演就更不應該只集中討論某方面,而忽略其他具討論價值的例子,導致以偏概全的情況出現。

另外,影片中有關援交少女的例子,同樣只由一個極端例子講述援交少女「都是」為了追求名牌而援交,忽略了其他內在或外在的因素。或者金錢至上根本不是主因,若觀點不同或主因不同,整件事可以被評價得南轅北轍。

第二,於《她非它》的網站簡介中,指影片其中一個主題是討論香港領袖角色的性別定型,女性仍然未能得到支持擔任領袖角色,「玻璃天頂效應」(Glass Ceiling)及男性主導的概念仍然紮根香港。可是,於《她非它》的影片的相關內容中,我只看到偏離這議題卻被帶來討論此議題的東西:

首先,影片中有一個小學女生因為身型肥胖,而被同班同學指責不應擔任班長一職,甚至被排斥和欺凌,令該女性每天要假裝開心地上學,回家後才能釋放自己最真的一面;影片又提到每10位女性,便有6位女性曾因避免外貌受到關注,而選擇放棄某些事情。可是,這與香港領袖角色被性別定型的關係在哪兒呢? 影片既沒有數據或論述比較男女性於領袖崗位的發展限制,又沒有交代性別定型和身型﹑外貌的關係,似乎很難描述香港領袖角色的性別定型問題。

其次,《她非它》用了大量數據描述有關審美標準﹑性化女性等的問題,卻欠缺對這些數據的分析﹑討論﹑其相關的背景資料(如訪問人數﹑受訪者的背景),令觀眾對這些突然出現在影片的數據不知所措,甚至因為這些數據而重新或深化定型男性﹑女性。「30%的香港娛樂雜誌均刊有針對女性的纖體廣告」﹑「性罪行在香港有年輕化的趨勢。50%的中學生曾被性騷擾。」,這句描述性質的句子有著什麼意思呢? 30%和50%究竟是多是少呢? 與傳媒物化女性有何直接關係呢? 娛樂雜誌指的是哪些雜誌? 性騷擾年輕化又一定是傳媒的問題嗎? 大部份提出的問題都沒有在影片中直接得到解答,所以這些數據是否值得被描述或用意何在也要再了解一下,不然觀眾盲目地接受,就可以出現「愈來愈多中學生會性騷擾其他人」﹑「肥胖或不夠貌美的女性不能擔當領導角色」等等的誤解。

結語

《她非它》在片中帶出多個香港的女性議題,利用生動的卡通動畫演繹,能夠吸引觀眾。可惜,大部份影片中討論的議題很多都在日常生活中被討論過,尤其傳媒塑造和深化所謂的審美標準,都不是新鮮議題了。《她非它》就像將幾個熱門的性別議題集中一起討論,加上幾個專家或教授去評論,欠缺再深入探討,連數據資料的分析亦欠奉,似是一個描述式短片多於一個紀錄片,連受訪者也完全使用卡通形象去代表,講述其案例,難免令人質疑其可信性及代表性。

加上《她非它》討論議題時的偏頗,執於譴責傳媒及以偏概全的做法,很易誤導讀者。物化未必帶來負面女性形象,自我物化就是女性符合所謂審美觀後,獲得滿足感和優越感的例子;比起片尾學者呼籲家長多注重子女其他方面及教育他們正確的審美觀,人們若能多加批判思考傳媒所寫,不盲目跟隨主流思想/觀念,似乎更能維護女性的形象﹑去除性別定型,繼而令性別更加平等。試想一下,如果觀眾不接受,傳媒又怎能繼續借題發揮呢? 所以,不是不去著重所謂的「美」﹑「性」,而是要懂得明辨是非才不會盲目受傳媒影響。

最後,影片所運用的數據﹑例子等與所討論的議題的相關度亦應更緊密,太間接或欠缺解釋的話,就不夠貼題了,我相信如果《她非它》能就上述意見作出修改,其意義及教育性應該會更大,不然長達兩年的製作只會失去意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